《南笙北雁》主角木有笙单春完本章节列表全文试读_银河小说网

南笙北雁

南笙北雁 连载中

南笙北雁

时间:2021-11-30 17:13:25 分类:言情 来源:落初 作者:若有浮笙 主角:木有笙单春

经典小说《南笙北雁》由若有浮笙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木有笙单春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三个从小长大的好朋友,大学毕业前的在一起聚首,竟是在其中一人的葬礼,记忆的匣子被打开,笙箫调起,大雁北归,消融的雪花,便是青春。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秋雨绵绵,气温随着雨水渐渐降了下来。伤口撕裂并伴随着发炎,加上强撑着考完试卷而耗尽体力,在昏睡了两天两夜后,手上插着输液管子,一大早便苏醒过来。半晌,视线焦距渐渐恢复,侧躺在病床上的木有笙轻轻动了动长时间不动导致僵硬的身子。

“嘶——”这一动,一不留神,牵动了身上的伤,这使得木有笙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。

“醒了?”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。

木有笙这才发现,自己病床旁端坐着一位老人,满脸皱纹,却掩盖不去那不怒自威的庄重,此时却眼里满是慈祥地看着自己。

“请问,您是哪位?我的家人呢?”木有笙有些疑惑道。

老人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皱纹密布的眼角隐隐有着笑意,“小伙子,看你这样子,伤的不轻啊,能说说怎么伤着的么?”

木有笙心想,估计是隔壁病床的病友吧,偌大个病房,也没见着个照顾老人的人,反正没事,就陪人唠唠,解解闷吧。

“大爷,能先给点水喝么?刚睡醒口渴。”木有笙不禁用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说道。

老人缓缓站起身,寻了个干净的杯子,从热水瓶里,倒了点水,试了试水温,递到病床前。

木有笙一只手撑着自己,在病床上坐了起来,接过老人手里的杯子,“咕咕”地往肚子里灌着,木有笙喝水的功夫,老人又缓缓坐到了椅子上。

“大爷,这私下无人,我就跟您摆摆这闲龙门阵,要说这事儿,要从我那糟心的半期考试说起......”喝完水的木有笙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老人。

“嗯,居然还有这种事?话说你当真没有作弊?”老人听完木有笙的讲诉,眉头微皱,问道。

“天地良心啊,大爷,我这么跟您说,我木有笙从小到大,调皮捣蛋不假,但是,说到作弊,我可以指着天起誓,我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过。”木有笙表情严肃地说道。

“这就不对了,既然你没有作弊,那为什么还有人去举报你呢?”老人疑惑道。

“谁知道呢?”木有笙说完,想起那天早上马副校长的话,埋着头,一言不发。正在这时候,病房的门被推开了,木有笙的父亲走了进来。

“爸,你去哪儿了?不会偷偷跑厕所抽烟去了啊?老妈不是让你戒烟么?”木有笙笑着说道。

“去去去,醒了就醒了,话还这么多,一点当伤病员的涵养都没有。你外婆给你煲了鸡汤,你妈去取去了。这不刚送走你妈”木有笙的父亲笑道,走到老人面前恭恭敬敬地叫了声“大伯。”

“大...大伯?”木有笙愣住了,看了看老爹,又看了看坐着的老人。

“没大没小,还不快叫大爷爷。”老爹说道。

“大...大爷爷。”木有笙对着老人说道。

“嗯。”老人慈祥地点了点头,又对木有笙的父亲说,“这孩子,跟你小时候简直一个样。”

后来,木有笙才知道,木家祖父辈里有五人,木有笙的祖父家中排行老三,老二英年早逝,战死沙场,老四远走异国他乡,老五则在去年去世了。眼前的老人,便是五兄弟中的老大,木家最为德高望重的人。除此之外,他还是木氏家族的家主,赫赫有名的木氏集团董事长。

还没等父亲说话,木有笙抢着说道:“必须的,有其父必有其子嘛。”

“呵,这话倒挺贴切,你父亲和你大伯小时候可是出了名的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啊,当年我和你爷爷,没少给他俩擦屁股。”木家家主笑着说,“记得有一次放了学,他跟狐朋狗友瞎胡闹,结果从树上摔下去,嘿,没事人似的继续闹腾,结果一到家,人就昏过去了,把一家人都吓了一跳。送医院一查,你猜怎么着,脑震荡,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两周。”

“那不是小时候不懂事嘛,看见树上的果子就忍不住爬上去摘。”木有笙的父亲说道。

闲聊了一会儿,木家家主对木有笙是喜爱地不得了,直到门外的秘书敲了敲门进来说:“董事长,下午还有一个会议,您看是不是该出发了。”

老人这才念念不舍地站起身来,对着面前父子两说:“好了,孩子伤还没好,应该多休息,我走了,笙儿啊,前年我把老宅翻修了一下,你爷爷和奶奶也搬回老宅来住了。记得有空来看看我们几个老家伙。”

“好嘞,大爷爷,您慢走,我这受了伤也不方便送您了。”木有笙说道。

“好好好,再见。”老人笑着说道。

“大伯,我送你。”木有笙的父亲说着,陪老人走了出去。

医院门口,司机早已在车上等候着了,老人转过身来,对木有笙的父亲说道:“好了,你就送到这儿吧。有空就回来看看,别老像你哥似的躲在外面家都不回。”

“是.....大伯。”木有笙的父亲犹豫道。

“还在担心那件事啊,你两兄弟也是,当年,你大哥打死不愿意,这么多年了,满世界跑,家都不知道回了。你呢,带着媳妇四处躲着,把未满月的孩子都丢给丈母娘了。罢了,那件事,我也就不为难你们了。”

“好的,大伯。”木有笙的父亲如释重负一般,长出了一口气。

木家家主看了看他,叹了口气说:“你这臭小子,唉,罢了罢了。常带笙儿回家看看吧,这孩子资质聪颖,又挺讨喜的。挺好,我挺喜欢他的。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没多少日子可过了,常回家看看吧。”

“我一定会的,您放心。”木有笙的父亲说道,眼眶有些湿润了。

“好,我走了。”说完,老人坐上了车。

木有笙的父亲站在那儿良久,目送着老人的车子远去,心中不断涌现着关于从前的回忆。

坐在行驶的汽车中,木家家主目光变得有些凌厉,心中思索了良久,对前边坐着的秘书说道:“老秦,找人查查笙儿在学校里的事儿。对了,暗中派人二十四小时守着笙儿,如果他遇到危险,或是出了什么事情,保护好他。”

“好的,董事长。”老秦恭恭敬敬地说道。

老人便不再说话,双目微闭休息了,良久,又似乎自言自语道:“或许,这件事,今后只能交给笙儿了。”

在木有笙住院的这段时间,学校里却也不是那么的平静。就在他送往医院的当天,木有笙受伤昏迷的消息,很快便传到了马副校长的耳朵里。

正在教务处守着两位老师改卷的马副校长一脸不屑的表情,轻蔑地说道:“我道是说木有笙今天怎么这么强硬,原来是给自己找好了借口。简直可笑,真以为把受伤当成借口,就可以掩盖自己考试作弊的事实了?”

“不过他这招未免太狠了,把玻璃门撞碎,亏他想的出来。”一位政教处的老师推了推厚厚的眼镜架子说道。

“这种学生,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,等着吧,我还要记他一个破坏公物呢!”马副校长一脸轻松道。

这几句谈话恰好被推门进来的文科八班班主任张春梅听见了,听到这话,张春梅心里有些愤愤不平。走到马副校长面前,对他说:“马副校长,我向同学们了解过情况,今天早上木有笙撞破玻璃门以致受伤,是因为昨晚天气太冷,后半夜的时候张二起床将玻璃门关上。木有笙并不知情,才会把玻璃门撞碎。并且他为了证明自己,坚持着考试......”

没等张老师说完,马副校长将挥了挥手,打断了张老师的话,“张老师,仅听学生们的一面之词,你就能断定木有笙不是为了掩饰自己作弊的行为自己找借口,做的苦肉计么?像这种成天惹事生非、不学无术的学生,放在社会上,只会成为社会的渣滓,毒瘤。”

“马副校长,我知道,您对平行班的学生有偏见,但是您不觉得您这样的话有些过分么?”张老师有些生气道。

就在张老师与马副校长争执的时候,改卷的历史老师将试卷批改完毕,又仔细将试卷拿起来反复看了好几遍,这才将试卷放下,情不自禁感慨道:“天才啊,真是天才。”然后若有所思地坐在那儿,一动不动。

“哦?历史试卷改完了?”马副校长听见一旁的动静,走过去一边拿起历史试卷,一边说,“我倒要看看,木有笙夸下海口,能考几分。”

“这...这不可能...”看着试卷上鲜红的95分,马副校长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,手在不住地颤抖。

这时,印有86分的地理试卷也适时送到,看着两张加起来有181分的试卷,马副校长呆住了,嘴里难道着:“这不可能,一定是他作弊了,对一定是这样的。”

张老师看着两张试卷上的分数,喜上眉梢,欣慰地笑了。她知道,她没有信错人,一开始,她就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木有笙,而木有笙总算是没有辜负自己的信任,证明了自己。此刻张老师心里的激动,难以用言语表达。

“路老师,你去保卫科掉下当时考试的监控,木有笙能避开四个监考老师作弊,本事不小。不过,监控器一定拍下他作弊的画面。”马副校长咬着牙转身对政教处的路老师说道。

“马副校长,你!”听到副校长的话,张老师很是愤懑。

就在这时候,改历史试卷的李老师与改地理试卷的肖老师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,站了出来,肖老师说:“马副校长,我看可以不用再去调监控画面了,我刚才和李老师交换了一下意见,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,木有笙并没有作弊。”

看着马副校长有些扭曲的表情,肖老师说:“首先,这两套试卷都是按高考文综的标准出的,难度也可想而知。另外,试卷与答案一直是由马副校长,您保管的,所以,泄题的可能性也极小。”

顿了顿,肖老师又说:“换句话说,木有笙即便作了弊,那他能从哪儿抄起,我听说,木有笙提前了十五分钟将全部试题做完,再加上四位老师监考他一人。因此,他作弊的成功率与可能性都极小。”

没等马副校长说话,作为学校里执教最长的老师之一的历史老师,李老师接着说:“我反复看过木有笙的试卷。选择题全对姑且不说,就说后面的大题。无论是历史评析,还是论述题,木有笙的回答都相当精彩,甚至比参考答案还要完整深刻。在我看来,无论是看待历史事件的角度,还是总体的历史知识储备,他都已经远远超过了高中阶段需要掌握的程度。如果不是字迹太过...潦草,我想,我会给他更高的分数。”想到木有笙的字,李老师就有些头大。

肖老师也点点头,“地理分数虽然稍微偏低,但作为一个高一的学生,能达到这个程度,也算难为他了。不过即便如此,他还是基本上将他看到的得分点答了出来......”

马副校长一脸挫败地坐在椅子上,一开始新官上任,信心满满的他满心以为,可以利用木有笙作弊这件事,达到杀一儆百,严肃校纪的效果,同时也能给自己树立一定的威信。谁成想,木有笙这种为他所看不起的差生,竟然还有这种本事,失算的马副校长,可谓是老马失蹄。想到自己将在学校集会上当众道歉,颜面扫地,马副校长呆呆地坐着,良久,一言不发。

木有笙的两科成绩分数,一传十,十传百,迅速在学校里传播开来。如同深水中引爆的炸弹,平静的校园里,整个中午,全校师生都议论纷纭。

重点班的精锐们一脸震惊,纷纷议论着这个木有笙到底是何方神圣。而平行班的学渣们则乐开了花,长期以来,平行班便不被重视,犯了错要背锅,教学资源往往都排在重点班的精锐们后面分配,奖励什么的更是轮不上。如今,高一站出了个木有笙,用事实狠狠抽了一向带有偏见的马某人一个大耳刮子,出了一口恶气,众人心里都乐开了花。

从上午一直到中午都一脸忧郁的单春从在江雨萱的陪伴下,刚进教室,一脸激动的张二蹦过来,就告诉了他这个消息。

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单春从一下愣住,问道。

林新宇凑过来说道:“那还有假,整个学校都传开了,哈哈。”

“就是就是,我和张二偷偷跑教务处去偷偷看到的。我跟你讲,你可没见着马副校长当时那表情,一阵青一阵白的,都快赶上川剧变脸了......”苏瑄回忆着当时的情形,意犹未尽地说道。

这时,与木有笙父母讲了事情原委的陶若翔也恰好从医院回到了教室,并带回了一个好消息。

“医生说,木头已经没有大碍了,只是失血,加上体力消耗,需要休息。”陶若翔说完,单春从开心得一蹦三尺高,没看清,便一把将站在一旁的人抱住,说:“太好了,木头没事了,哈哈哈。”

半晌,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,单春从这才发现,由于一时激动,他一把将一旁站着的江雨萱抱在了怀里,尴尬的他,这才反应过来,放开了江雨萱。

“那个,我先回座位了...”一脸通红的江雨萱,说着,埋头快步走回了座位。

“哟——”众人异口同声地起哄,用暧昧的眼神看着单春从。

“咳咳。”单春从干咳了两声,说,“那个,话说这个周末我们组团去看看木头吧。”

“这个提议不错。”大家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“星期天吧,周六你不是要排练节目么?还是和江妹子。”陶若翔坏笑着对单春从说。

“对啊,周六下午三点才放学,家里还有些事儿,我要回去一趟,不如周日大家一起去。”张二说道。

“那好,就定在星期天,大家在医院门口集合。”众人最终统一了意见。

听到木有笙消息的沈溪雨看着玻璃窗上的水雾,嘴角挂出一抹微笑,心中默默想着,还不错嘛,木有笙,从小看的历史书和地图,还真没白看。想着,眼前似乎浮现出某位木姓少年的影子,“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。”沈溪雨自言自语道,眼波里,带着担忧与关心。

连绵的细雨,似乎也停了,风儿也下了脚步,似乎聆听着这里曾发生的故事。

第十一章完

相关内容推荐:

齐潇洒

编辑齐潇洒点评:

《南笙北雁》不错,劳心费力的创作,让书友看到了不一样的题材,那么多的故事都引人入胜,又不收费,为什么有人还那么无聊的恶评?人性的丑恶真的是处处都有体现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言情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南笙北雁